[市民论坛] 把脉“东部假日病”,怎么才能治得住大梅沙

2014-06-20 10:55:00
深圳特区报
1299
[主题] 把脉“东部假日病”,怎么才能治得住大梅沙假期垃圾遍地?

深圳东部景区在节假日是市民出游的热点,不过伴随着出游热而来的,却是一个“面朝大海,遍地垃圾”的景象,深圳人想做个幸福的人,难!

[主持人] 刘丽华

[嘉宾]

杨 勤 深圳市人大代表

赵守元 大梅沙海滨公园管理处副主任

安邦强 深圳市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专职副主任

彭 声 澳门十大赌场平台|官网秘书长

詹从旭 绿色江河志愿者、市民网友代表

[时间]2014-06-19 16:00

       [文字全纪录] http://my.sznews.com/talk/content/showAllChat.jsp?id=21734

[深圳新闻网视频] http://v.sznews.com/2014-06/20/cms38222article.shtml

提示:全文刊登在《深圳特区报》2014年6月25日大都会新闻A16版
链接: http://www.tetimes.com/content/2014-06/25/content_9705247.htm

严格执法提高环保意识 分流游客开放沙滩资源

——本期“市民论坛”嘉宾热议大梅沙垃圾遍地“假日病”如何破解



本期话题

深圳东部景区在节假日是市民出游的热点,不过伴随着出游热而来的,却是一个“面朝大海,遍地垃圾”的景象。

今年端午小长假期间,不少网友拍照曝光大梅沙游客乱扔垃圾的不文明景象。据大梅沙海滨公园管理处统计,端午三天假期游客在沙滩共留下了362吨垃圾,大梅沙8名清洁工因中暑送院。

实际上,垃圾问题对于节假日的大梅沙来说一直存在,如今深圳全市全面实施“垃圾不落地”,大梅沙的垃圾就显得更加突出。景区垃圾遍地,折射游客的文明素质。一味指责没有意义,关键是如何促使游客从自我做起,珍惜环境,还大梅沙一片洁净。“垃圾不落地”为什么进不到大梅沙景区?严格的处罚会遏制乱丢垃圾“违规行为”吗?应该建立什么样的长效机制来管理景区垃圾?要推动游客文明素质的养成,需要怎样的制度设计?


双节两拨客流涌入大梅沙不堪重负


刘丽华:端午小长假期间,深圳人引以为豪的大梅沙遭遇垃圾困境,深圳微博发布厅发布“美丽海滩化作触目惊心垃圾带”的照片,惊呆了网上的小伙伴们。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从今年4月1日起,深圳已在全市全面推行“垃圾不落地”管理模式,因而6月初大梅沙的垃圾遍地显得格外刺眼。杨代表当天看到这组图片,给我发短信:心痛,做一期市民论坛吧!

杨勤:是啊,垃圾问题是我们城市发展中必须面对的问题,东部景区垃圾问题已延续了多年,尤其是在节假日,而今年情况真是触目惊心。游客离开之后,大家看到了本不该留在地上的垃圾带,这成了我们美丽深圳的一个伤疤。大家看了以后都非常心痛,这跟我们全国文明城市的城市形象形成巨大反差。

刘丽华:网友非常关注,我们的帖子一挂出去就成了最热的帖子。网友在问大梅沙的管理者,大梅沙垃圾问题今年是不是情况最严重的一年?

赵守元:是的,今年端午节的垃圾是建园以来的历史高峰。今年问题严重主要有两方面原因。一是近年来大梅沙人流量倍增,2010年以后大梅沙每年接待游客量超过1000万人次,今年端午节刚好碰上六一儿童节,许多家长带着小孩,导致儿童节当天游客量大概超过20万人次;紧接着第二天是端午节,按照广东地区的风俗习惯,端午节要泡龙舟水,这两拨游客凑在一起,把整个沙滩占领了。

刘丽华:大梅沙实际的承载能力是多少?

赵守元:当初的设计是1.2万至3万人,2009年开始实行限时限量是5万人。今年6月1日进园人次超过20万,当晚留园人数接近5万,超过了沙滩负荷。三天小长假,总共产生垃圾360多吨;6月3号又继续清理了110吨——这些垃圾也是6月2日端午节遗留下来的,加起来有470多吨。

刘丽华:彭先生,您是澳门十大赌场平台协会的,你们协会一直在开展一个“海滩卫士”项目。持续清洁海滩和大梅沙470吨垃圾是截然相反的情况,您觉得哪儿出了问题?

彭声:我觉得有两个方面原因,一个主要方面是游客环保意识太淡薄了,另一个方面是可供市民使用的沙滩太少了。在一些发达国家,整条街道、或者整个十层楼商场都难见一个垃圾筒,但是地面却没有一片纸,非常干净,这就是环保意识。

詹从旭:我觉得,垃圾遍地是一个长期问题,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,但是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去面对的时刻了。刚才说的是游客素质问题,还有就是执法问题,但我觉得更为关键的是,深圳的沙滩资源没有被充分利用起来。深圳的沙滩资源非常丰富,不比泰国差到哪里去。我去过墨西哥坎昆,他们沙滩资源很丰富,没有收费也没有人执法,但是非常干净。为什么?因为他们的沙滩全部是开放的,都有配套基础设施,这样人就分流了。实际上,我们深圳大鹏半岛有好多沙滩资源,可为什么我不会带小孩去东涌西涌?因为西涌没有公共资源可以用,配套设施不完善,不敢带孩子去,唯一让我觉得有安全感的是大梅沙,比较放心。


“垃圾不落地”为何进不了海滩景区

刘丽华:网友“366”说“我多次去大梅沙,从来没有看到有人处罚乱扔垃圾的,执法人员相当不作为啊”。深圳从4月1日起,在全市推行“垃圾不落地”,设50元到1000元的处罚,而网友们说“如果没有对乱扔垃圾行为进行处罚,人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扔”,才会出现让我们惊呆了的大梅沙垃圾现场。

杨勤:这就是我们现在的问题所在。不管管理现状有多难,首要问题是必须要采取执法行动。4月1日“垃圾不落地”是全市全覆盖,是我们深圳整体的意识、整体的执法,大梅沙也不能例外。我认为,大梅沙辖区的城管部门要积极行动起来,把其作为执法的一个重要区域,通过加大执法力度,改善这里的面貌。

刘丽华:赵先生,大梅沙公园到现在是不是还没有开出一张罚单?景区推行这个模式了吗?

赵守元:还没有。第一,我们公园管理处不能执法;第二,恐怕辖区执法管理队人手也不够,因为大梅沙景区是一个人流密集区。

杨勤:这就要求我们顶层制度设计和底盘设计要结合起来。既然有了政府规章,就要落到实处,如果取证难,可以通过视频监控辅助,还可以通过市民监督现场取证。

彭声:我觉得,在海滩上处罚太煞风景了,弄几个红袖章、城管在景区,游人会感到与海滩不和谐,煞风景。

刘丽华:网友们说东门的干净就是罚出来的,要有法必依呀。也有网友支持彭先生,认为休闲的海滩上罚款是有点煞风景。詹先生作为资深的环保志愿者,怎么看?

詹从旭:罚究竟能不能解决问题?我觉得执法的难度有几个,因为海滩和东门毕竟不一样,去海滩的人多是休闲,大家吃吃喝喝,可能待三四个小时甚至一个晚上,很难说垃圾是我留下的还是前面人留下的。

安邦强:我不赞成罚款。我觉得大梅沙应该是一个戏水和游泳的运动场所,而不是几个人喝着啤酒、吃着烧烤羊肉串的场所。所以,我觉得其实也不用罚,只要我们都是“净身”进园,女的穿着泳衣、男的穿着泳裤,就是说不能拎着大包小包进去,甚至带着草席进去。


执法设计两步走有罚有奖才有效


刘丽华:彭先生是资深海洋环保者,深圳的海洋协会已经坚守了十年,要让大梅沙“垃圾不落地”应该怎么做?

彭声:我觉得主要是环保意识出了问题。不但在大梅沙,在梧桐山公园、塘朗山公园,很多地方游客围着一个桌子,垃圾桶就在旁边,他就是不扔进去,就是乱扔。

刘丽华:有网友说要提高环保意识必须有奖有罚,如果大梅沙开始处罚了,就能把破窗效应终止了。

杨勤:从众心理在我们国家非常严重,就感觉像“我不扔,我吃亏了”。第一个罚单一定要开出,这是一个政府对于管理的基本态度。盐田的执法部门要做深刻的反思,不能说因为不好管就不管了,这等于就放弃了监管,是一种不作为行为。首先要敢于去管理,然后在管理中摸索经验、不断提高。其次,跟进宣传是必要的,显然现在公益广告及其他方面的宣传都不够。

刘丽华:网友提议说对乱扔垃圾的人可以让他做环保义工,就像交警部门处罚在斑马线乱闯红灯的人穿绿马甲做义工;还有网友提出拿一袋垃圾换往市区方向的公交车票;或者主动收集海滩垃圾的可以兑换小礼物……

杨勤:网友很智慧,这些建议好,交警这么做后在斑马线敢闯红灯的人越来越少。这么做,首先就是个姿态,告诉乱扔垃圾又没有意识到的人:不可以!一定要开始严格执法。

詹从旭:罚是必须要罚的,但是不管怎么罚,还是要解决市民的需求。市民去海滩,有下水需求,还要消费、吃喝,大梅沙这些配套还不够。

安邦强:这个观点我不赞同。如果一个人今天9点去,明天9点才出来,在那里停留了24小时;但如果每个人在那里停留2个小时,则可以有12个人的周转量,等于一个人占用了11个人的资源。

刘丽华:你们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有什么破解提议?公园改浴场?

安邦强:对。大梅沙海滨公园的设计初衷不是现在这样的,我们现在要还原它的原始功能,不能在那里吃喝拉撒。近5万人聚在那里是什么概念?哪怕是个别的游客在海水里小便,海水功能、海滩功能都会受影响。

杨勤:首先还是一个定位问题,大梅沙要重新定位,不管是海滨公园还是海滨浴场,都要充分发挥它的功能。第二,既然大梅沙定位是一个公共场所,现在在不收费的过程中,需求这么大,产生这么多矛盾,该怎么办?刚才提到的周转率该怎么完成?这就跟我们在路边停车一样,为什么要设路边停车收费?就是要提高公共资源周转率。现在大梅沙的执法非常缺位,既然制定了不允许过夜,11点就应该清场,与市里的公共交通接驳好。“垃圾不落地”现在全市推行,这些规定要逐步上升到行政许可,必须对乱丢垃圾行为实施处罚,这是缓解和改善垃圾问题的必要一步。其次,做整体设计,包括园区的定位、制度设计管理,整个要配套。我们给市民的服务要形成一盘棋,毕竟景区在深圳东部,比较偏远,服务配套设施要跟上。我们要对这个地方的生态环境负责任。


现场关注

多数人不知沙滩不许过夜,客流过多夜间清场难

刘丽华:网友说大梅沙的问题是有法可依,却没做到执法必严。本来2009年制定大梅沙限时限量的规定,就是为了保护海洋和海滩不过度开发和利用,是有环评依据的。现在晚上清场没执行,游客滞留沙滩不走,让公园清洁的时间和空间都无法得到保障,加剧了垃圾的问题。网友问为什么清园清不掉?5万人进园过夜又是什么景象?

赵守元:事实上,5万人中有1/3是在海水里面,大部分是一个群体一个群体围成一摊。我们公园在夜里12点就开始广播提醒,但是一拨不走,另一拨人也不走。海滨公园作为市政府的民心工程,也是公共资源,如果强行清场的话会引起一些矛盾。而且人流量很大,我们管理处保安员才100多名,所以目前只能起到一个倡导作用。

刘丽华:网友们非常理解您的苦衷,毕竟附近酒店有限,加上强制措施又不给力,只是正如网友碧海海天说“这不是把2009年的双限令变成一纸空文了吗?太不给力了。现在,破坏公共资源的游客不但没有被处罚,还额外耗用了另外一块公共资源。当时做出限时限量规定的盐田区,应该对这个局面管一管了。”

赵守元:我还没到大梅沙公园管理处任职前,盐田区政府当时曾采取严厉措施,将园里游客清出场外,但后来发生了群体事件。因为到夜里,交通不方便,还有就是游客大部分是打工一族,他们在沙滩过夜可以免去住宿费用。

刘丽华:游客来之前不知道海滩不允许过夜吗?是不是这方面宣传方面还没有做到位?

赵守元:对,大部分游客都不知道。

安邦强:如此管理上确实比较被动。如果我们的宣传跟得上,起码进场的人清楚,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像晚上不允许留宿,结果现在滞留5万人,这是什么概念?太荒唐了!如果“净身”进入的话,就不存在留宿问题。进场以后能不能严格要求?

杨勤:必须要打综合拳!今天是5万人,假如有一天到了50万怎么办?严重超过承受能力,可能会引发一系列问题,安全问题不能不考虑。我去过墨西哥著名国际旅游城市坎昆,那边也不允许带席子留宿,他们规定早上6点半到7点不允许下海,晚上11点必须回去,因为有一个安全问题。

刘丽华:像我们大梅沙这样夜间滞留的,如果发生在坎昆是否会受到法律制裁?

詹从旭:坎昆的执法力度比我们大,人们对法律真的有敬畏之心。此外,人流分散后,每个地方执法压力就轻了,不像我们这边5万人聚在一起。

杨勤:整个坎昆都没有5万人,我们是5万人都砸在一个点上。

安邦强:这5万人在沙滩留宿其实就是污染沙滩。盐田区1998年成立,到现在已经16年了,现在我们勉强还叫沙滩,再过16年,沙滩可能将不再是沙滩,而是垃圾滩。我看照片上沙子里面都有碎玻璃、果皮等等。现在不下手、不打组合拳,以后就没有办法了。

杨勤:应该疏堵结合,既有疏,也有堵。一方面限制,一方面还要通过向别的地方导流,多措并举,综合性解决。这是一个系统性工程,涉及整个东部,要用更宽的视角,大梅沙、小梅沙、整个大鹏半岛要形成一盘棋,让老百姓去休闲。东部有足够消化能力,但是每个点又必须加以限制,要分流人。


论坛传真

今年4月深圳在全市范围推行“垃圾不落地”,在看到东门环境逐步改善的同时,却同时出现大梅沙假日遍地垃圾的景象,极大的反差引起社会强烈关注,市民网友纷纷献计献策,希望还大梅沙一片洁净。

本期市民论坛把脉“东部假日病”,现场嘉宾认为大梅沙垃圾问题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:一是游客环保意识薄弱,执法落实有难度;二是深圳可供利用的沙滩资源少,导致游客集中涌入大梅沙,景区不堪重负。

对于大梅沙垃圾困境如何破题?嘉宾认为“垃圾不落地”在深圳不应该有死角,严格执法才能推动游客环保意识的提高;此外,东部景区的规划设计要一盘棋,从园区定位、沙滩资源开发利用等做好整体设计,使得游客有效分流。


嘉宾建议


“人为隔断海滩” 占用公共资源

——建议将海岸线还给市民

彭声:咱们深圳是一个滨海城市,有250公里的海岸线,应该说是很长的,但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涌向大梅沙?因为大家概念里只知道一个大梅沙,实际上深圳的优质海滩有很多,只是深圳有一个独特现象——人为隔断海滩。大家可能去过北戴河,那里海岸线很长,我一个人在那里沿着海滩可以走一整天,左手边是海岸线,而所有的建筑物都在另外一侧,没有一栋建筑物把海滩隔断。

刘丽华:您的这个呼吁网上一片“赞”,网友说全世界海滩都是属于公众的,是公共资源,不属于哪一个商家,商家并没有权力人为阻隔、垄断。海滩应该是可以让人“走下去的”,彭先生的意思是我们的东部海滩应该还于市民?

彭声:对,海滩是这个城市所有人的,是公共的。现在正在走群众路线,希望趁着这个东风,把那些隔断海滩的围墙全部拆了,让我们可以沿着海滩走下去,这样大梅沙就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多人。

杨勤:说得很好,海滩是公共资源,应该属于全深圳人民和全国人民,不能被个人利益所占有,这个非常重要。

彭声:现在还有一个现象,深圳一些机关单位,包括一些国企央企,在东部都有培训中心,他们这些培训中心也隔断了海岸线。我的建议就是把海岸线还给老百姓。东部的培训中心有几十个,一些地方平时都没有人,荒芜在那里,如果把这些地方的海滩也开放了就好了。我们的国土规划部门应该核对一下,当初这些单位建培训中心的时候,地皮是否一直连到海水区域,如果没有要请他们往后撤。我们看看国外,不管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,建筑和海滩都是必须有一段距离的。比如,泰国的宾馆和海岸线也是分开的。

安邦强:您的观点我不赞同。为什么呢?如果都还给老百姓的话,深圳、珠三角所有人流又会被吸引到那些海滩,可能就成了另一个大梅沙了。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把大梅沙的问题彻底解决了,再考虑其他资源的利用也不迟。我认为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把大梅沙的问题搞透、解决。您说的建议是理想化的,是下一步的。


网友帖摘

光是讲大道理已经解决不了眼下的问题了,深圳应该出台专门的管理办法,用好深圳立法权。一个全国文明城市,一个深圳最早的免费海滩,成了今天叫花子一般的样子,不要简单地指责一两个部门,要找到深层次的原因,深圳一定要靠制度创新来管理。这一次如果解决不了,深圳以后的景点将一个个被戕害。

——尘封的照片

温和地管理大梅沙是管不好的,没有原则的人性化是糟糕的。第一,严格限制人流!第二,限制携带物品(从入园到沙滩,必须经过“物品存放和换装”,检查后方可入沙滩)这点最重要!第三,禁止在沙滩上饮食,设执法队严格执法!第四,适当收费!

——yuanyiwen

我建议,成立公共海滩资源管理机构,对公共海滩施以有效管理,解决管理无序、落后的局面,营造与深圳城市形象相匹配的海滩环境;最重要的收回各种以不当名义侵占的公共海滩,加以整理后,向全体市民开放。

(来源:2014年6月24日《深圳特区报》大都会新闻A16版)

导航栏

      关于蓝协     

      新闻资讯

      公益项目

      支持BOCA

      资料下载

      合作发展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